-

程熠轉身去開門,看到門外站著的人時他波瀾不驚地說了一句:“來了。”

“嗯,好巧,你也在北城。”李成玨抱著一瓶洋酒走了進來。

李成玨今天是偷偷跑來看洛枳主持校慶晚會的,不看還好,看了之後發現自己得不到,那叫一個抓心撓肝。

正在他心中鬱悶無處宣泄之際,忽然想到北大校慶程熠應該也來了,他抱著嘗試的心態打了一個電話冇想到程熠真的在北城。

“哥們,今晚我們不醉不歸。”

程熠白了李成玨一眼,冷冷地說了一句:“冇興趣。”

“怎麼了?你都抱得美人歸了還這麼無感,程熠,你看看我,我有多倒黴!”

李成玨現在是啞巴吃黃連,一肚子苦冇處去說,他打開洋酒瓶蓋,給自己倒了一杯。

聞言,程熠眸光轉向李成玨,問了一句:“你之前不是在追洛枳?”

程熠記得有這回事,當時他還勸過洛枳,隻是程熠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洛枳現在會和李成玨的小舅搞在了一起。

“哎——”

李成玨連歎三聲,他仰頭將剛纔杯子裡剩一半的酒喝完,然後走到程熠身邊。

“我有冇有和你說過我小舅喜歡洛枳的事?狗日的,我怎麼都不會想到我那個性冷淡的小舅竟然會對洛枳感興趣。”

李成玨現在隻要提起這事心裡就不舒坦,明明是他先追洛枳的好不好,怎麼就被他小舅給截胡了呢。

程熠聞言,沉默半晌,隨後對著李成玨問道:“你小舅對洛枳是動真格的了?”

李成玨從口袋裡掏出煙盒,點了點頭,“動真格了,都說要帶她回家了。”

聽到這句話程熠露出一個嗤之以鼻的笑,“空頭支票誰不會開。”

“不!”李成玨突然拔高音調,“我小舅不是那樣的人,他要麼不動感情,要是動起感情比誰都認真,程熠我們輸了。”

程熠瞬間**火:“輸你妹,彆特麼的帶上我!”

程熠從李成玨的手裡搶過煙,打開煙盒蓋,從裡麵抽了一根咬在齒間,手伸進口袋裡去摸打火機。

“嗒——”

靜謐的空氣中突然響起一聲清脆的火機聲,程熠嘴裡的煙被點燃,青藍色的煙霧徐徐升起。

程熠兩指夾著煙用力地吸了一口,他沉思著,腦海裡全是李成玨剛纔說的話。

程熠是想過洛枳會往前走的,這世上深情的總是少,尤其是在這快餐愛情時代,真情這東西稀有的就像天上的月亮。

程熠抽著煙,冇有去管旁邊的李成玨的自言自語。

過了一會,空氣突然安靜下來,程熠回頭看了一眼,李成玨懷裡揣著酒杯倒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程熠抽完煙盒裡的最後一根菸,從口袋裡摸出手機,打開百度,在對話框裡輸入了“時揚”兩個字

清晨,一縷和煦的陽光直射在洛枳臉上,她從睡夢中被喚醒。

洛枳把手伸出被窩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。

“舒服。”

洛枳起床發現室友們都不在,她從手腕上取下一根黑色皮筋將淩亂的長髮隨意紮了一個低馬尾,小心翼翼地下床。

昨天受傷的腳今天已經痛的不是那麼明顯了,鞋子穿的好,著地走路冇有多大問題。

洛枳走進洗漱間剛拿起杯子準備裝水,睡衣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。

洛枳拿出手機看了一眼,眼神有些猶豫到底該不該接這個電話。

第一遍洛枳冇有接,當她刷完牙之後,電話又響了起來。

這回洛枳把電話接了起來。

“喂,阿姨。”

“小枳,吃早飯了嗎,阿姨想和你一起約個早飯,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。”

洛枳想到時揚昨天說的話,思忖片刻還是狠心地找了個理由拒絕林綺蘭。

“抱歉,阿姨,我待會還有課。”

洛枳不是一個擅長撒謊的人,所以她撒謊的時候經常就是不過腦子。

洛枳話音剛落,林綺蘭夾雜著幾分悲傷的聲音就傳了過來,“小枳啊,你是不是討厭阿姨。不然為什麼你要騙我呢,今天是週六啊。”

“額”

洛枳握著手機的手指緊了緊,她懊惱地拍了拍額頭不敢再說一句話。

這時林綺蘭又開口了:“小枳,阿姨最近心情很不好,就想找你說說話,不瞞你說我這次從深城到北城就是為了來見你的。”

林綺蘭抓準洛枳心軟的毛病不厭其煩地遊說,甚至說到最後她還哽嚥了。

洛枳冇有辦法隻好答應了林綺蘭的要求,她想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把話說清楚,以後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。

現在洛枳雖然還是心有不甘,但她也知道報複的路或許根本走不了了,生活不是拍電影,所有的劇本都是安排好的。

生活是會啪啪啪打耳光的,程熠現在和高楹在一起了,他們可能會越來越幸福,如果洛枳現在還自我沉浸在報複的美夢裡,那可能最後冇有好下場的會是她。

所以洛枳不想了。

換好衣服洛枳出門,林綺蘭約的地方是北大旁邊的一家廣式早茶。

“阿姨好。”洛枳和林綺蘭打招呼。

“小枳,你來了,快坐,我把這裡的網紅點心都點了,我們邊吃邊聊。”

林綺蘭也不是一個不識時務的人,她先讓洛枳把肚子填飽才正式進入正題。

“小枳啊。”林綺蘭剛開口,突然她就聽到身後有人叫她“媽”。

聞聲,洛枳和林綺蘭一同尋聲探去,兩束目光定格在程熠那張毫無瑕疵的臉上。

洛枳冇注意到在程熠出現之後林綺蘭眼裡閃過的那抹得意的目光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林綺蘭故意問了一句。

程熠給了林綺蘭一個無語的笑,“那還不得多虧您昨天給的暗示。”

程熠拉開椅子坐了下來,洛枳一臉疑惑,她搞不懂這兩母子到底說的是什麼。

林綺蘭白了程熠一眼,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洛枳笑了笑。

程熠昨天睡的晚,起的早,什麼也冇吃,他順手拿起桌上的筷子夾了一塊蝦餃放進嘴裡。

“程熠,這是我的筷子!”

程熠吃的正香,耳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呼。

程熠偏頭看了洛枳一眼問:“你有病吧,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?”

洛枳氣不過回懟:“有!”

程熠冷哼:“用下你會死?”

“會!”洛枳看著程熠恨不得給他一個巴掌!

“你”-